特稿|脫離人生正軌: 日本年輕人自殺率走高背後

20歲的木村和雄是一名自殺未遂者,今年6月的一個悶熱午後,他獨自在傢服下60片鎮靜類藥物羥嗪。“30片之後就有強烈的眩暈感襲來,繼續吞下剩餘30片時,呼吸越來越困難。”

木村說,他永遠也忘不掉那個生死彷徨的時刻,“服藥後幾近窒息的感覺真的非常痛苦,我自己撥打瞭救護車電話,看到醫護人員趕到現場,就失去瞭意識。“

經過搶救,他幸運地活瞭下來。而演員三浦春馬、竹內結子,以及數千感到絕望的日本人在近幾個月結束瞭自己的生命。今年7月起,日本自殺率連續4個月超出去年同期,年輕自殺者明顯增加。

令和2年版《自殺對策白皮書》顯示,2019年日本自殺者超2萬人,呈現下降趨勢,但10歲至19歲人群中,自殺人數為659人,自殺率達到3.1(註:自殺率=每10萬人中自殺的人數),逆勢增長。15歲至39歲人群去年的自殺者總計5229人。日本官房長官加藤勝信在10月27日的記者會上表示,年輕人自殺問題嚴重,政府將重點關註推進自殺預防對策。

自殺,已成為日本年輕世代的第一大死因,這在發達國傢中絕無僅有。

“日本年輕世代生活在一個遇到困難後不得不用自殺來解決的社會。”日本中央大學人文科學所研究員高橋聰美對澎湃新聞(www.thepaper.cn)說,自殺不是一個人的問題,而是整個社會的問題。

特稿|脫離人生正軌: 日本年輕人自殺率走高背後-圖1

“受疫情影響,學校從明天起停課,後續安排將另行通知。”4月7日晚,木村和雄在便利店兼職結束後疲憊不堪地往傢走,手機突然收到停課通知,內心一陣竊喜。他打開Facebook掃瞭一眼,才知道幾個小時前政府發佈瞭緊急事態宣言,東京等7個都道府縣進入為期一個月的緊急狀態,范圍也包括他所在的大阪。

木村告訴澎湃新聞,他在大阪一所專門學校(類似於國內技校)就讀設計專業,從小自認為審美出眾,對個人形象也十分在意。但是從高一開始,臉上的青春痘層出不窮,起初冒一個擠一個,但到高二時已蔓延到整張臉,不得不戴上口罩。

“班上有同學給我起瞭‘火山臉’的外號,嘲笑我,說我受瞭詛咒,書本上經常被別人亂塗亂畫。”木村回憶,被霸凌最嚴重的時候,每晚不是失眠就是做噩夢,睡不著的時候就想第二天找什麼理由請假。有時看到鏡子、玻璃等反光物裡的自己,很想哭。

木村越來越頻繁地曠課,即使去學校也幾乎不和同學說話,勉強讀完高中後進入專門學校。不出他所料,同學依然不友好,2年裡曾多次發生肢體沖突。

校園霸凌是日劇和動漫的常見主題,其中不少情節令人不寒而栗,但現實中的情況似乎並沒有好一些。

日本慈善機構“日本基金會”(Nippon Foundation)2018年對全國18歲至22歲人群進行調查,30%的受訪者稱“曾考慮過自殺”,其中近五成表明是“學校問題”,三成稱傢庭問題。回答“學校問題”的學生中大多數談到瞭“校園霸凌”。

特稿|脫離人生正軌: 日本年輕人自殺率走高背後-圖2

“當你在學校不合群,或是和別人與眾不同時,往往就會受到排擠,嚴重一些就是霸凌。”日本青年心理學會理事長大野久告訴澎湃新聞,在日本教育中,集體很重要,某些方面“表現特別”的孩子即使很優秀,也可能被孤立。出於不給別人添麻煩的考慮,被霸凌的孩子很少願意第一時間告訴老師或傢長,寧願選擇默默忍受。

學生屢受霸凌,學校成瞭“殘酷現場”。據共同社報道,3年前,日本長崎市海星私立高中一名16歲男生死亡,校方告知傢長“學生猝死”。在傢長的一再追問下,當地教育部門調查此事,歷時2年最終發現關鍵證據,上月出具的報告證實,學生主要因為被霸凌而自殺身亡。這件事讓許多人再次關註隱秘的校園霸凌。

致命的一根“稻草”

在木村看來,被霸凌隻是他不幸生活的一部分,根源在於“被毀”的容貌。今年2月,木村在傢人建議下去醫院的皮膚科就診,醫生說,每周治療一次,完成3個月的療程預計會好轉。他燃起瞭一線希望,每治療一次後都會仔細觀察是否有所改善,但情況並不如他所願。隨著大阪的新冠疫情擴大,4月7日進入緊急狀態後,他就診的醫院控制非急診和重癥患者的人數,皮膚療程被迫中止。

木村的生活像是被按下暫停鍵,學校停課、便利店的兼職工作中止,他在傢中無所事事,不自覺地長時間觀察自己的臉。“3個月的療程隻完成瞭一半,因疫情停止治療後,臉上的情況一天比一天糟糕,不再抱任何期待。”

由於自卑,木村很少主動和同齡人接觸,更別提女孩,看到比自己年長3歲的哥哥在傢經常和女友視頻通話,他非常羨慕,而他連可以傾訴煩惱的好朋友都沒有。在傢宅瞭兩周之後,木村愈發覺得人生沒有意義,於是上網搜索自殺的方法,查詢“60公斤的人要服用多少劑量的藥物可以致死”,“燒炭、上吊等方式有多痛苦”等等,還網購瞭相關書籍。

特稿|脫離人生正軌: 日本年輕人自殺率走高背後-圖3

木村網購的《完全自殺指南》一書。受訪者供圖在研究自殺方式的過程中,木村一度產生幻覺。“身體裡時常出現另外一個自己,讓我不要猶豫,果斷結束生命。”

木村在一個互助論壇上找到多個賣傢,分多次購買瞭大量鎮靜類藥物羥嗪,當累積到60片之後,毫不猶豫地決定自我瞭結。

然而,當距離死亡隻步之遙時,木村害怕瞭,“我自己打電話呼叫瞭救護車,看到醫護人員趕到,之後就什麼都不知道瞭。”木村在重癥監護室(ICU)度過瞭危險12小時,他的母親收到醫生通知後非常震驚,一直在醫院陪護。

“看到母親捂著臉流淚的時候,我想活下去。”木村哽咽道。

日本國立成育醫療研究中心今年6-7月進行的一項全國心理調查顯示,疫情期間孩子性情突變或抑鬱的情況增多。迫於疫情影響,心力交瘁的父母可能忽視瞭子女的負面情緒征兆,對他們的問題沒有給予足夠的關心,甚至可能將自己的壓力轉移到瞭孩子身上。

而高橋聰美認為,年輕人自殺率上升的真正原因在於,日本社會在應對年輕人自殺問題方面準備不足、機能失調。虐待、貧困、霸凌、學業困難、親子關系緊張等,都可能對青少年造成極大心理負擔。“孩子的‘自尊感情’(對自我價值的認同感)較低,一根稻草就會將他們推下懸崖。如果政府、學校、傢長不重視起來,自殺率還將可能繼續上揚。 ”

木村出院後,對母親說出瞭自己的心路歷程,並定期接受心理輔導。最近,他經常會登錄一個名為“無名郵件”的漂流瓶網站,匿名寫下自己的心事,同時也給其他人留言回復。他發現瞭許多人和他一樣,在漫長疫情期中漸漸脫離瞭人生的正軌。

特稿|脫離人生正軌: 日本年輕人自殺率走高背後-圖4

生活封閉、孤獨、收入減少、失業、對健康感到擔憂……受新冠疫情影響的不安背景下,人們容易對生活感到不滿或絕望。土屋皐是北海道自殺預防團體SPbyMD的負責人,她告訴澎湃新聞,疫情期間來進行咨詢的人數明顯多於往常,僅10月份,個人經手的自殺咨詢大約有10件。對於一個規模不大的志願團體來說,這已經是個不小的數字。

日本厚生勞動省11月24日發佈的自殺情況報告顯示,今年10月的自殺人數較去年同期增加四成,其中女性自殺者達到852人,較去年10月上升82.8%,20至50歲女性占比將近一半。報告分析,新冠疫情導致傢庭暴力增多,女性的育兒和傢務負擔加重。從經濟上看,在零售或服務行業從事非正規工作的女性相對更多,失業風險激增。

但令人意外的是,正值壯年的男性群體中,自殺率也呈現上升趨勢。一些社會援助團體發現,日本街頭出現年輕流浪漢,這些失業者一旦露宿街頭,就容易成為自殺“後備軍”。日本預防自殺組織Life Link負責人清水康接受日本廣播協會(NHK)采訪時表示,“目前,隨新冠而來的經濟衰退中,失業者多為派遣員工和自由業者,精力旺盛的男性突然丟瞭飯碗,不知何去何從。”

特稿|脫離人生正軌: 日本年輕人自殺率走高背後-圖5

新冠疫情期間無傢可歸者增多,很多人在橋下或公園臨時居住。 日本非營利組織“獨立生活支持中心MOYAI”在YouTube發佈的拍片段截圖“連續4個月自殺率上升並不意外。”日本和光大學心理教育學科教授末木新對澎湃新聞說,出現自然災害或社會危機時,自殺率會短暫下降,之後上升,這一現象已得到反復驗證。在危機高峰期,群體凝聚力提高,個人面對困難的孤獨感和無助感會相應減少。危機過後,人與人的關系疏離,這時候切實感受到危機帶來的痛苦。新冠疫情屬於公共衛生災害,4月日本宣佈緊急事態宣言,該月自殺率相比去年同月下降瞭20%,隨後四個月連續上升,實際是符合一般規律的。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日本的自殺率從7月開始不斷上揚?目前還難下定論,但不少心理學傢都談到瞭一個重要影響因素——演藝明星接連自殺。

17歲出演《戀空》而一舉成名的日本男演員三浦春馬,7月18日毫無先兆地在傢中自殺身亡,俊朗的形象永遠停留在瞭30歲的夏天。這一死訊似乎推倒瞭演藝圈的多米諾骨牌,短短4個月內,知名演員竹內結子(40歲)、蘆名星(36歲)、窪寺昭(43歲)相繼自殺離世。

特稿|脫離人生正軌: 日本年輕人自殺率走高背後-圖6

三浦春馬自殺前4天還在社交媒體發文宣傳他出演的新劇。三浦春馬instagram明星接連自殺,不可避免地對普通人心理造成沖擊。高橋聰美指出,“名人自殺產生的巨大影響力部分歸咎於媒體的大肆報道,世衛組織曾就自殺報道發佈過相關指導原則,但日本媒體沒有很好地遵守,從而引發維特效應(Wether effect),也就是人們參照一個知名的自殺方式或特定人物進行‘自殺模仿’。我認為,這是誘發很多心智尚未成熟的未成年人自殺的原因之一。”

談及名人自殺帶來的連鎖效應,土屋表示認同,但不認為這是決定性因素。她多年從事自殺預防工作,接觸瞭形形色色的人,發現多數人的困擾主要圍繞三個方面——生活方式、戀愛、金錢。

“有時候也很難理解一些人自殺的理由。最近令我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先生,極致的完美主義者,要求自己每天在同樣的時間和地點完成指定的事情,如果做不到就會非常自責,這種強迫癥把他逼到無路可走,想以死尋求解脫。”土屋舉瞭一個例子。

從事預防自殺的志願工作,需要極強的共情能力。土屋在這方面有著特殊的“優勢”,因為她既是自殺未遂者,也是自殺者遺族。

傾聽心聲直到最後一刻

問及從事預防自殺援助工作的契機,土屋有很多話想說,但她否認自己是一名援助者,“我不是抱著樂於助人的初衷在做這件事,而是在拯救自己。”

“經歷瞭自殺未遂之後,整個世界都變瞭,身邊人對我變得溫柔而小心翼翼。”土屋回憶,多年前因朋友背叛,她想置其於死地同時自殺,甚至將這個朋友的照片放入黑相框,設祭壇。

嘗試自殺而未遂的土屋,在朋友建議下去看瞭一部電影——由東野圭吾小說改編的《信》,片中的弟弟一生都活在殺人犯哥哥的陰影下。她醒悟,不論是殺害別人還是自殺,都將給所愛的人留下無盡痛苦,於是慢慢說服自己擺脫自殺念頭。

正當生活逐漸向陽,土屋突然得知最好的朋友在傢附近的車站跳軌自殺,這個消息猶如晴天霹靂。“明明想自殺的是我,她和她的傢人對我都很關心。‘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這個詞一刻不停地在腦中旋轉。”

她至今沒能找到問題的答案,還是會時常想起那場葬禮,離世友人的父母在哭。“這是世界上最悲傷的事情”。

很長一段日子裡,土屋都在思考,能為朋友做些什麼、自己活下去的理由是什麼。“她再也無法看到、聽到和遇到這個世界上的一切,而我要幫她去完成。“在這樣的心情下,土屋加入瞭預防自殺的志願者團體,和同行的夥伴一起傾聽咨詢者的傾訴、辦心理講座等,全部都是利用休息時間無償付出,經費也完全依賴於捐贈。

特稿|脫離人生正軌: 日本年輕人自殺率走高背後-圖7

SPbyMD團體舉辦交流活動現場。受訪者供圖在面對各種負面情緒時,土屋表示從未有過“無力感”,“對於那些想要自殺的人,我會傾聽他們的心聲直到最後一刻。”她和同事們不僅接受咨詢請求,還會對有嚴重心理疾病的咨詢者進行長期觀察,以防發生不測。

從事預防自殺活動的志願者和自殺問題研究者中,不乏像土屋一樣有“特殊”經歷的人。末木教授對澎湃新聞說,“上高中時,祖父自殺身亡,對我造成瞭很大的沖擊,這可能是讓我對自殺問題有探究欲望的契機。”他走上瞭臨床心理學的研究道路,在出版多部自殺問題相關的書籍後,有許多人向他求助。

末木稱,他的電子郵箱收到瞭大量心理咨詢者的郵件,很多郵件的標題是“我想死”,內容往往是講述一些煩惱,發件人的身份無從知曉。這種情況下,他通常會建議這些人向專業的心理醫生咨詢。

和末木新相似,醫學博士高橋聰美也專註於自殺問題研究,她坦言自己有一段非常痛苦的童年經歷,父親有酒精依賴,她從小目睹父親對母親施暴,“我和母親都遭受瞭很長時間的身體和精神虐待,傢裡非常貧困,上大學時的學費都很難負擔得起。可以說我是一個有很高自殺風險的孩子,但多虧身邊親朋好友的幫助,才有瞭今天的我。”

高橋希望日本的孩子們能生活在一個讓他們身心愉悅的社會,擺脫自殺之苦,但前路艱難。在她看來,目前日本制定的自殺對策不充分,需要社會模式與醫學模式兩輪並行。“應對自殺沒有立竿見影的特效藥,除瞭踏實做好預防措施,別無他法。”

土壤與措施

“自殺”早已不限於心理學研究,是社會學、哲學、倫理學等諸多領域共同關註的話題,甚至被視為人類社會不可避免的文化現象。

“再也沒有比死更高的藝術瞭,死就是生。”這是日本文學傢川端康成非常欣賞的一句話,出自日本超現實主義畫傢古賀春江,被記錄在川端的散文《臨終的眼》之中。這兩人都將死亡賦予瞭重要美學意義,最終都因自殺離世。

日本歷史上有太多文人墨客自殺棄世,三島由紀夫頗具儀式感地剖腹自盡,震驚世界文壇。有人說他被灌輸貴族武士思想而迷戀死亡,也有人稱其推崇死亡美學,還有天皇崇拜的說法,眾說紛紜。

不難看出,對待死亡,日本有一片特殊的文化土壤,日本人有其獨特的生死觀。櫻花凋零與武士殉道無不透露著大和民族的 “物哀”情結, 而“以死謝罪”的思想也仍然深植於心。《菊與刀》一書對日本人的自殺行為有這樣一段描述:“自殺如果以適當的方式進行,便可洗刷一個人的污名,保全死後別人對他的好評。”

“如果從所謂的宗教角度來看,日本人持有寬容的‘自殺觀’,不像基督教徒那樣批判自殺。”末木新稱,在日本這個國傢,自我犧牲和履行職責的死亡通常是會被美化的,對死亡的寬容態度可能受到瞭“儒教”的一定影響。

文化對日本人生死觀的作用不可低估,但高橋聰美及多位自殺問題研究者認為,不能將日本的高自殺率歸咎於歷史文化淵源,這是不負責任的處理方式,當今社會最強有力的工具是政策和措施。

自20世紀90年代後期,日本自殺率急劇上升,成為全國性社會問題,日本官方試圖幹預。2006年,政府專門制定實施瞭《自殺對策基本法》,規定瞭中央政府制定自殺對策的義務。這一基本法施行10年後又經修訂,規定瞭地方和學校的自殺預防義務。其中明確寫有“爭取實現沒有人被迫自殺的社會”。

日本厚生勞動省從2007年開始,每年發佈《自殺對策白皮書》,統計上一年度的自殺數據,分析現狀和原因。同時,政府通過財政撥款加大對自殺未遂者的援助力度。

特稿|脫離人生正軌: 日本年輕人自殺率走高背後-圖8

日本厚生勞動省2018年制作的自殺預防海報,左邊人物為自殺援助者,右邊人物為有自殺傾向者,呼籲人們說出想說的話。 厚生勞動省推特然而在日本,當人們真正陷入抑鬱或是患上精神疾病時,可無後顧之憂尋求幫助的地方並不多。土屋解釋,像抑鬱癥、精神分裂癥、雙向情感障礙癥等精神疾病都與自殺密切相關,如果去專門的醫療機構治療,有助於避免許多自殺事件,但人們對精神疾病持有較強的偏見,會避諱尋求幫助。

日本精神病院協會2017年發佈的一份報告稱,日本精神病醫療遠遠落後於世界進度,近八成精神病醫院為民營,而專科醫生配備又嚴重短缺。盡管近兩年有所改善,但相比西方國傢仍有差距。

新冠疫情之下,受困於精神和心理問題無處排解、不安情緒加劇的日本自殺者大幅增加。日本官房長官加藤勝信在11月11日的記者會上稱,“有必要認真對待現實情況”。讓各地官方自殺咨詢窗口延長運營時間的同時,加藤勝信希望民間團體通過社交媒體提供咨詢支持,呼籲民眾不要獨自承受痛苦。

“當你想要輕生的時候,找個值得信賴的人傾訴一番,自我守護,向著生命中的光亮。”土屋呼籲道。

相關新聞

  • 俄外長: 美國不願承認中國等國傢崛起的事實

    中新網莫斯科9月1日電 (記者 王修君)俄羅斯外交部長拉夫羅夫1日在莫斯科國立國際關系學院發表講話時表示,美國不願承認中國等國傢崛起的事實,動輒使用制裁等方式施壓以達到遏制俄中兩國的目的。 拉夫羅夫表示,美國仍試圖維持由西方主導的國際秩序和國際格局,動輒使用制裁等方式施壓,並從滿足自身利益出發,通過威逼利誘的方式組建聯盟式的“志同道合者俱樂部”,以達到遏制中國和俄羅斯的目的。“但我相信一切都會過去”,因為這種做法從理論上講就不可能成功,…

    2020-09-01
    0
  • 美版知乎問:在哪個領域,印度遙遙領先於中國?印度網友嗨瞭

    印度是我們的鄰國,跟中國一樣,印度也是人口大國,不過除瞭人口以外,兩國並沒有太多相似的地方。然而一些印度人卻熱衷於拿印度跟中國比較,在美版知乎Quora上,有這樣一個問題:在哪些領域,印度遙遙領先於中國?看看印度網友是如何回答的。網友Shreyas說:好吧,盡管中國比印度發達,但在某些方面印度比中國還好。首先,電影業,寶萊塢制作的電影比中國更多,不僅數量多,而且質量更好。其次,印度說英語的人口多於中國,當他們去西方國傢時,語言障礙會更少…

    國際 2021-05-26
    0
  • 拜登或提前下臺?美國多地爆發抗議,美媒:特朗普或8月重返白宮

    在2020年美國大選結束之後,最終的結果是民主黨候選人獲得瞭勝利,不過值得註意的是,針對這一情況前任美國總統特朗普似乎並沒有承認自己的失敗,甚至表示“自己還會回來”。而為瞭實現自己重返白宮的目標,特朗普在卸任美國總統之後也采取瞭一系列行動,而就在最近更是傳來瞭新的消息,對於拜登而言整體局勢似乎出現瞭新的變化。 拜登面臨不利局面 需要知道的是,在這四個多月時間裡,特朗普始終在積極地開展眾多行動,在特朗普本人的社交媒體賬號遭到瞭全方面封殺的…

    2021-06-03
    0
  • 日本官員稱核廢水“喝瞭沒事”, 趙立堅: 請他喝瞭再說

    4月14日,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主持例行記者會。有記者提問,昨天,日本政府正式決定以海洋排放方式處置福島核電站事故核廢水,韓國方面就此召見日本駐韓大使,表示嚴正抗議。俄羅斯也表示嚴重關切,稱日方應展現透明和責任感。歐盟委員會發言人稱,日方應在充分履行國傢和國際義務的情況下確保任何排放的絕對安全。但我們註意到,日本個別官員表示“這些水喝瞭也沒事”。美方還感謝日方保持透明的努力。中方對此有何評論? 趙立堅表示,日本媒體稱,日方排海工作預計2年…

    國際 2021-04-14
    0
  • 巴基斯坦禁用tik tok,是站隊美國還是跟風?引起爭議:巴鐵不鐵瞭…

    巴基斯坦禁用tik tok,是站隊美國還是跟風?引起爭議:巴鐵不鐵瞭… 眾所周知,中方和巴基斯坦之間的關系非常友好,甚至兩國之間也有很多的合作項目。對此也有很多網友稱,巴基斯坦和中方的關系為巴鐵,認為兩國之間關系已經非常的堅實。然而巴基斯坦卻突然在前一段時間宣佈禁用tiktok軟件,面對巴基斯坦的這一宣佈立刻引起瞭網友們的熱烈討論。 要知道,自從特朗普宣佈美國的民眾禁止下載tiktok之後,相繼便有很多的國傢都開始對tiktok軟件進行…

    2020-10-12
    0
  • 剛剛, 特朗普宣佈開始自我隔離! 第二次總統辯論恐無法如期舉行?

    FX168財經報社(香港)訊 當地時間周四(10月1日)晚間,美國總統特朗普(Donald Trump)說,他和第一夫人梅拉尼婭·特朗普正在開始“隔離程序”,等待新冠病毒檢測結果。此前,他與一名高級助手相處瞭很長時間,該助手新冠病毒檢測結果呈陽性。 在發表此番言論之前,特朗普證實,他最親密的助手之一理霍普·希克斯(Hope Hicks)在周四的病毒檢測中呈陽性。 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新聞采訪時說:“她的檢測結果確實呈陽性。我剛聽說這件事。…

    2020-10-02
    0
  • 美國三季度經濟承壓 特朗普的樂觀難敵現實的悲觀

    為瞭應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美國各州政府自3月起陸續發佈瞭居傢禁令。然而,缺乏強制約束力的居傢禁令沒能控制疫情的蔓延,反而導致美國的經濟活動一度陷入停滯,私人消費和投資均出現大幅下滑。 在疫情的沖擊下,2020年二季度美國國內生產總值(GDP)環比年化增速下降32.9%(相當於同比下降9.5%),創下自“大蕭條”(Great Depression)以來單季最大跌幅。相比之下,在2008年四季度金融危機最嚴峻的時刻,美…

    2020-08-17
    0
  • 美俄互相鬥法,雙方祭出核心大招,白宮和莫斯科近乎竭嘶裡底

    美俄核潛艇相互“鬥法”,這在兩國的軍事互動史上非常的罕見,須值得各方萬分警惕。 一方面說明美俄的關系急劇惡化,已經到瞭擦槍走火的地步;一方面說明瞭可供雙方施展拳腳的戰略空間似已接近極限,美俄隻能在對方的傢門口“耀武揚威”。長期以往,美俄或可能重蹈上個世紀“古巴導彈危機”的覆轍。 美媒報道,美國海軍主管部門近日接連曝光瞭素有“水下殺神”之稱的“海狼”號核潛艇的行動軌跡。據悉,該型潛艇8月21日在巴倫支海現身後,其又於8月25日在挪威海域上…

    2020-08-31
    0
  • 大選決戰日,混亂籠罩美國!福奇曝出一可怕危機,白宮震怒

    當前,世界局勢風雲激蕩,除瞭席卷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外,2020年的美國總統大選也吸引瞭許多的目光。如今,2020年美國總統選舉已經正式開始,特朗普和拜登這兩大總統候選人已開啟最後的“決戰”。 然而在大選決戰日,混亂開始籠罩美國。《紐約時報》刊文稱,此次選舉是在國傢面臨一系列緊急問題的情況下展開的:不受控制的公共衛生危機,經濟遭受重創,深層意識形態的分歧,種族問題大清算,以及對投票結果的不確定性。沒有一傢媒體樂觀預測3日晚就肯定有結果,而…

    2020-11-06
    0
  • 土庫曼斯坦總統: 已全部還清用於建設天然氣設施的中國貸款

    [文/觀察者網 王世純]土庫曼斯坦總統別爾德穆哈梅多夫11日宣佈,該國已經“徹底”償還瞭數十億美元中國貸款,這筆貸款此前用於修建天然氣開采設施。 天然氣出口占據土庫曼斯坦出口總值的90%以上,目前,中國是土庫曼斯坦天然氣最大的出口國,土庫曼每年通過管道向中國出口天然氣約400億立方米。 官方數據顯示,土庫曼斯坦已進入全球增長最快的經濟體行列,2020年土GDP依然保持瞭5.9%的快速增長。 法新社6月12日援引土庫曼斯坦國營報紙《中立報…

    2021-06-14
    0

轉載請註明出處: 特稿|脫離人生正軌: 日本年輕人自殺率走高背後 - PUA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