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兩代華人用歌聲講述成長故事

華輿訊 據歐時大參報道 巴黎街頭來自天南地北、出身不同族裔的人們讓法國這片土地看起來更像是一片大海,潛水者們背著氧氣瓶在海面下潛心耕耘,韜光養晦,在不忘初心的朝去暮來裡實現著自己的願景;航海者們迎著朝陽在海面上揚帆起航,乘風破浪,在野蠻生長的明麗張揚中駛向下一片未知目的地。

精確統計此刻有多少中國血統生活在法國的難度絲毫不亞於挨個數清當下有多少法國人正在埋頭學習中文,歷史未必記得第一個來到法國的中國人的樣貌,但卻將所有第一批中國移民如潛水者一般的形象保留瞭下來,一代代的潛水者篳路藍縷,積蓄力量將自己的後代助推出海面,成為這片大海中的一名航海者,這些航海者們褪去瞭生澀與躊躇,繼承瞭靈魂與風骨,凝聚瞭能量與希望。

2020年下半年的開篇,一場中文歌賽將全世界所有客居異鄉的“潛水者”與土生土長的“航海者”集合在同一片港灣,用聲音的力量展現新老兩輩華人不同的精神世界。在法國,一名已過而立之年的大男人,和一位正值二八年華的小女孩站上瞭這場比賽成人組和青少年組的最終舞臺,他們一個叫王小龍,一個叫蔡天芝。

法國兩代華人用歌聲講述成長故事-圖1

圖 |9月29日,2020年“文化中國·水立方杯”海外華僑華人和港澳同胞聯歡晚會在中國國傢遊泳中心“水立方”舉行。圖為中央統戰部副部長譚天星宣讀成人組銀獎獲得者名單。

法國兩代華人用歌聲講述成長故事-圖2

圖 |蔡天芝獲得法國賽區青少組冠軍。

王小龍陰鬱蕭瑟的《Lost City》是一個潛水者對故土與過往的告慰,蔡天芝剛柔並濟的《暗香》是一名航海者對傳承和前進的追逐。一場比賽,兩首歌曲,將兩個並不熟悉的人聯系在一起,講述一個有關兩代法國華人的故事。

我失去瞭我的城市

關於《Lost City》這個歌名應該翻譯為“失落的城市”還是“失去的城市”,王小龍想瞭想之後說:“應該說是失去的城市”,這個經常回國的新疆男人,再也回不去自己的烏魯木齊。

烏魯木齊這座城市在王小龍的世界裡有兩個聯系,一個是地理聯系,另一個是心理聯系,前者是新疆作為傢鄉的故土情節,後者是與自己在新疆拜過把子的二十幾個兄弟的個人情感。父母自小離異,這些兄弟是王小龍每次回國最大的動力。

法國兩代華人用歌聲講述成長故事-圖3

圖 |王小龍與兄弟們兒時合影的老照片。(受訪者供圖)

王小龍的左手紋著美國搖滾樂隊林肯公園的Logo,這是他最喜歡的搖滾樂隊。手腕內側不大的紋身順著手臂延伸至靠近肘部,指向肩膀,左右肩的中心處,隱藏著他的第二處紋身,這塊紋身是他的第一支樂隊“第八天”的Logo,這支成立於初中時期的樂隊,是他與兄弟們情義的結晶。“我紋到這個位置的意義就是說,我背負著你們的夢想一直在前行,但你們在我的背後一直支撐著我。”

法國兩代華人用歌聲講述成長故事-圖4

法國兩代華人用歌聲講述成長故事-圖5

圖 |王小龍一共成立過四隻樂隊,第一支樂隊“第八天”由他和新疆的兄弟們在初中時成立,出國後他將樂隊Logo紋在後頸,象征著兄弟們的支撐。(受訪者供圖)

觸摸王小龍與自己兄弟世界的正反面一共用瞭兩個下午,第一次是在一個陽光明媚的下午,王小龍穿著一件背後印有Comme des garçons的衛衣坐在客廳,陽光從窗戶中照射進來,喝著茶說“我覺得我們這幫兄弟可能一輩子都不會斷,從小一起長大,最小的從幼兒園和我一起玩,認識時間最短的也是從高中一起玩的,都是幾十年的兄弟瞭。”

這縷更像親情,不是友情的兄弟情在《Lost City》的歌詞裡被展現得很純真:“那時的我們都還沒有手機,談論的話題永遠都是心愛的姑娘和遊戲,從來不會在乎下個學期會不會留級,讓我們爭論不休的,不過是你搶我的玩具。”這樣的回憶王小龍還說過好幾個:比如兄弟們騎著自行車到他傢,把意欲逃課的他拖下床拉到學校;比如大傢去打群架卻唯獨不叫他,原因是“他們覺得我應該更像一個rock star”;比如“第八天”這個樂隊名的由來,“那個時候想得比較幼稚一些,《聖經》有個傳說是神創世有六天,第七天還有個什麼,然後我們就說第八天創造瞭音樂和我們,那會幼稚的想法,初高中的孩子。”

法國兩代華人用歌聲講述成長故事-圖4

法國兩代華人用歌聲講述成長故事-圖7

圖 |王小龍在巴黎與朋友有一支名叫NOASH的中文說唱廠牌,不定期會進行演出。(受訪者供圖)

第二次是在一個陰雨天的傍晚,王小龍穿著另一件衛衣,坐在開著燈看起來還是有點偏暗的客廳,手邊放著一杯加瞭冰的可樂,解釋著歌詞為什麼轉換為“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參加假笑的飯局,虛情假意的表面,暗地裡都在學著攀比。”

“慢慢隨著年齡增長,我會發現和之前的兄弟朋友一起聚會的時候,大傢也會有這種狀態,包括你有時候在群裡聊天什麼的,會攀比一下自己的車、房、衣服、手表,我的歌一開始寫小時候隻會在意心愛的姑娘和遊戲,以前不管你買遊戲機還是我買遊戲機,一幫人都很開心,因為有遊戲機玩瞭,沒有想過那種攀比。”

“我們兄弟有一個群,大傢原來也是開玩笑聊天挺嗨的,發現有些人突然就不說話瞭,一開始以為他們工作忙,後來發現也不是,後來跟他們開玩笑,突然有一天我一個最親最親的兄弟就生氣瞭,生氣瞭之後我當時很慌,上學的時候他生氣瞭我肯定要和他對罵,但是這次很慌,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哄好他我以為這件事情就這麼過去瞭,結果我晚上睡不著覺,心裡特別特別堵,把他哄好瞭,但我更差瞭。”

法國兩代華人用歌聲講述成長故事-圖4

法國兩代華人用歌聲講述成長故事-圖9

圖 |音樂之外,王小龍是一名職業攝影師。(受訪者供圖)

王小龍語速不算快,但肢體語言變化很頻繁,從雙手混亂地快速打轉到指尖盲目地摳著面前相機的對焦環和取景器,再到最後十指交叉平靜地放在桌上。他在歌詞裡倔強地寫著“反正也沒有可能再回到十七八九歲”,但卻又看起來像極瞭一個第一次失戀的青春期男孩,穿著的那件衛衣胸前寫著Need Money No Friends。

“這件事情是點燃我《Lost city》裡寫這麼多話的導火索,讓我心裡的情緒一下就炸瞭,那幾天我腦子裡每天都浮現這些歌詞,然後在腦子裡組織組織,然後就這樣。”

王小龍今年2月曾將這首歌分享到與兄弟們所在的聊天群裡,但在他的印象中“沒有人在群裡說什麼有關緊要的話,也沒有人表現出來是不是被觸動到”,在此之後他在群裡未再說過隻言片語,這個曾經在聊天列表中被置頂的群聊如今已被撤下。

我和我的祖國

王小龍2009年出國留學與故土在不經意間越走越遠時,出生在法國的蔡天芝隻有6歲,父母“在傢中電視隻播放中文兒童節目”的傢規讓女兒與中國在不經意間越走越近。

蔡傢的弧形陽臺可以提供從榮軍院到佈洛涅森林的寬廣視野,站在窗邊的蔡天芝穿著一件灰色oversiez衛衣,踮起腳一臉興奮地講著那些屬於中國年輕人的娛樂元素:

“我看過全部的跑男,最近在看密室大逃脫,鄧倫膽子小,我最喜歡黃…Justin,《極限挑戰》我看的少,我還喜歡唐嫣羅晉,《克拉戀人》!看《錦繡未央》的時候我就覺得他倆要在一起,後來他倆果然成瞭。”

如數傢珍的模樣讓她看起來像極瞭一本正在撰寫中的東方小百科,身後窗外的廣闊天地似乎會在某一天無法裝下她日益增長的中國知識。

“我們不怕(她)法語學不會,就怕她不會說中文。”坐在陽臺茶幾旁的蔡爸爸邊倒茶邊說。

蔡天芝的父母於20世紀尾聲先後從中國來到法國,21世紀的第一年,兩人相遇結合,組成傢庭,出生在父母事業打拼期的蔡天芝因此最初由奶奶照料,所以她學會的第一門語言既不是普通話,也不是法語,而是溫州話,後來母親加入這場語言教育接力賽,承擔起普通話的教育重任,等到瞭入學年齡,她的的法語隨著學習的深入水到渠成。

法國兩代華人用歌聲講述成長故事-圖4

圖 |蔡天芝的書架上擺著兩本中文字典,天芝媽媽說:“這兩本字典是我來法國的時候用的,現在交給瞭她。”(歐洲時報記者馬行健 攝)

“我們兩個都會講法語,但都沒有跟她說法語,老師以前怨我們,為什麼不在傢裡教她法語,但我是一個很固執的人,在傢裡必須說中文,幼兒園那麼多小孩,她的法語自然而然會好起來,現在她還會說‘我的中文被你們帶不準瞭’。”蔡爸爸說。

臥室裡的蔡天芝唱著李佳薇的《煎熬》,聲音穿透墻壁征服聽覺,歌單裡還有田馥甄的《魔鬼中的天使》和薩頂頂的《左手指月》。坐在陽臺上的父母說起瞭女兒2017年去北京第一次參加“水立方杯”中文歌賽,那次比賽蔡天芝已經是法國賽區的冠軍。

“上次比完賽後,她就說‘爸,我要學(音樂)’,結識瞭不少愛音樂的小朋友,真正從那個時候開始愛上瞭音樂,在音樂學院待瞭幾個星期,我的幾個朋友說她高音比較好,有點潛力。”

自此蔡天芝的音樂之路踏上瞭快車道,巴黎地區大大小小的華人演出舞臺都留下過她的身影,2019年電影《我和我的祖國》巴黎首映時,蔡天芝作為受邀嘉賓,在現場擔任歌曲《我和我的祖國》的領唱,談起那次的經歷,蔡天芝說“作為中國人,我很自豪”。

圖 |2019年電影《我和我的祖國》巴黎首映時,蔡天芝擔任歌曲《我和我的祖國》的領唱。(受訪者供圖)

9月17日登上2020年“文化中國·水立方杯”中文歌賽決賽舞臺前,蔡天芝在8月還收獲瞭《超級演說傢·正青春》環球青少年演說大賽海外賽區少年組的一等獎,她演說的作品題目是《最美奇跡》。

在這篇以新冠疫情為背景的演說稿中,蔡天芝在結尾處這樣說:“中國在與病毒的對抗過程中取得瞭最大的勝利,那是因為中國有太多太多美麗勇敢的逆行者。是萬眾一心,群眾團結的結果,人心齊,泰山移,中國對抗病毒的成功,不是奇跡,是大傢努力的結果。”

隻去過北京、溫州、泰州和無錫的蔡天芝以前對武漢的並不熟悉,所以蔡爸爸的手機地圖裡在武漢的位置上放有一顆圖釘,用來給女兒介紹這個被載入史冊的英雄城市在哪裡。晚飯時,蔡天芝用叉子挑起盤子裡的一根鴨舌放進自己的碗裡,被問到以後想不想去武漢時,她抬起頭說:“啊,武漢,要去的”,蔡爸爸用筷子指瞭指盤子,跟瞭一句“武漢好像有個牌子就是做這個(鴨舌)的。”

我們的傳承

蔡爸爸是一個好茶的人,陽臺的茶幾上放著一套不復雜的茶具,他拿出茶葉放入一隻圓潤的紫砂茶壺,隨後倒入燒開的熱水,接著快速將壺中的水倒入茶海,然後再將沸水倒入壺中,片刻之後,壺中的茶水被倒入不大的茶杯,一杯遞向坐在自己對面的人,一杯留給自己,杯中的茶還冒著熱氣,他抿瞭一口說:“慢慢泡,才會香”。

蔡爸爸記得來法20多年打拼的很多故事,也記得自己教育女兒的很多細節,“菜是不可以亂夾的,要麼就不吃,要夾就夾前面的,我倒沒有打過她(手),但是我會說你要麼就吃,要麼就少吃點飯,要麼你就別吃。”

圖 |蔡爸爸的手機裡留著為女兒慶祝十歲生日的視頻。(歐洲時報記者馬行健 攝)

“將來會遺失很多東西,你們年輕人都搞不清楚的時候,又怎麼教下一代呢?”

蔡媽媽說他們作為第一代移民,吃過很多苦,走過很多彎路,所以“希望孩子不要向我們這麼辛苦”,她最想把自己和丈夫身上的幹練、擔當和責任心傳承給蔡天芝,所以四歲的時候就讓女兒去參加兒童旅遊團,七、八歲的時候送去市政府組織的外出活動鍛煉,十一歲的時候這種鍛煉更進一步,蔡天芝獨自乘飛機去瞭中國。

圖 |疫情期間蔡天芝所在的中文班轉為線上教學,上課之前,蔡天芝正在練習寫漢字。(歐洲時報記者馬行健 攝)

特殊的傢庭經歷讓王小龍和妻子這兩個都喜歡小孩的人暫時擱下瞭延續血脈的計劃,他對傳承的想法和他喜歡的搖滾和說唱一樣簡單明瞭,甚至帶著一點極端的味道。

“在我死後吧,我真的想留下一些東西,不管是一本書,還是幾張著名的照片,或者網絡上一些你的信息,包括你的歌,這樣大傢會想到有這麼一個人在世界上生活過,文化傳承要比其他傳承更重要。傢庭的傳承,我奶奶傢有三個孩子,我經常和我弟說:‘你哥我是決定不要孩子瞭,你估計是沒得選瞭’,等以後經歷更多瞭,有機會的話去領養一些孩子,把這份多出來的愛和時間去給真正需要的人,雖然小時候我有兄弟情,但是我也知道缺失的感覺。”

練完歌的蔡天芝走出臥室,她的手機殼上寫著“忙著優秀”,說這個手機殼好像以前是媽媽的,接著問我“你是從中國來法國的嗎?”,我說“是,大學畢業以後來的”,這個形容自己“靜若處子,動如脫兔”的高中女孩一下子又興奮起來,“中國的大學好大,而且還可以住在一起,我也想”,蔡爸爸喝瞭一口茶,說瞭一句“能匯聚在一起的,不要散開”,連接臥室與陽臺的墻壁上,掛著一幅蔡天芝和妹妹的合影,她在照片中央跳著舞,妹妹坐在地板上抬頭看著她。(原標題:▶️ “我失去瞭心中的故鄉”,“爸媽怕我不會說中文”:法國兩代華人用歌聲講述成長故事)

相關新聞

  • 牛市第一輪金融行情臨近尾聲,下一波該漲哪個板塊?

    牛市的第一輪階段屬於金融行情,當證券、保險、銀行等板塊之後,下一波該周期板塊瞭。 牛市第一波:搭臺 主要是以金融板塊為首,由於證券、銀行、保險等占比權重非常高,牛市初期隻有借助這些板塊來推高指數。 類似近兩周整個市場的主導力量完全都是證券股和保險股,而銀行股隻是屬於一個跟風的效果。這些金融股搭臺,為瞭就是形成牛市的基礎。 牛市第二波:搭臺+唱戲 牛市第二波總體同樣屬於搭臺和唱戲,搭臺依舊還會以金融板塊為主導力量,拉動大盤指數還是以金融股…

    2020-07-17
    0
  • 楊超越個人發展後,沒瞭女團姐妹掩護,下車時裙子太短,救場動作引熱議

    楊超越個人發展後,沒瞭女團姐妹掩護,下車時裙子太短,救場動作引熱議。 說起現在娛樂圈的女團,不少人的記憶還停留在火箭少女101,這是國內首個由11位組成的女子團體,一出道就走紅,團中的女孩們也各自有各自的特長,而女團的定義就是無論是出席活動,還是舞臺表演都是集體出現,並不會有哪一位成團特別出眾搶鏡,但是也不會有哪一位實力特別弱,拖其他成員的後腿,大傢之間是相互幫助打掩護,和共同成長的關系。 不過因為是限定團,所以兩年之後就解散瞭。解散後…

    2020-07-22
    0
  • 致敬飛行傳奇!佈加迪又出新車瞭:2257萬/限量20臺

    佈加迪又雙叒叕發佈限量版車型瞭! 11月25日,佈加迪發佈瞭一款名為Chiron Sport LesLégendesdu Ciel的限量版車型官圖。雖然看上去車名很長,但是重點隻在於最後一詞Ciel,在法語中是“天空”的意思。 據介紹,該車是佈加迪為瞭慶祝該品牌於20世紀早期在航空工業和賽車運動的成功。同時,這款車將限量生產20輛,每輛售價約288萬歐元(約合人民幣2258萬元,相當於9輛蘭博基尼小牛)。 外觀上最明顯的不同就是亞光黑色…

    2020-11-25
    0
  • 特斯拉公佈事故數據自證清白, 網友: 剎瞭40多次都沒剎住?

    挑起中美貿易戰的美國前總統特朗普,像一頭闖進瓷器店的公牛,視國際規則為玩物,合則用、不合則棄,把規則、秩序玩弄於股掌之中,成為國際社會最大的“麻煩制造者”。 無獨有偶,近期處於輿論風口浪尖的美國電動汽車及能源公司特斯拉,何嘗不是如此。 一邊是頭頂中國第一傢獨資外國車企光環,享受土地、政策、8500萬美元補助及從多傢銀行獲得的197.5億元貸款,完全是“超國民待遇”。一邊卻是屢屢曝出產品質量問題,並在出現問題之後屢屢甩鍋,視企業應有的責任…

    2021-04-22
    0
  • 威爾法——豐田埃爾法的大兄弟

    提到豐田埃爾法,那可是一輛著名的加價神車,加價20萬都是件十分正常的事,在二手車市場一兩年車齡的二手車,分分鐘賣得比新車指導價還要貴! 威爾法這個名字是不是讓你聽起來很陌生?其實它是埃爾法的孿生兄弟,同技術平臺出來的車子,就像一汽豐田的卡羅拉和廣汽豐田的雷凌,除瞭一些造型設計的區別,其它全都是一樣的! 有人覺得埃爾法和這臺威爾法前臉鍍鉻太多瞭,看起來太過誇張!反正買不起的我,並不擔心。 威爾法和埃爾法也是一樣,這兩兄弟隻在前臉和尾部的造…

    2020-07-26
    0
  • 豬肉價格高峰期將過?該買還是該賣?

    經歷瞭非洲豬瘟、疫情,豬肉價格的上漲通道可能要迎來拐點。 春江水暖鴨先知。豬肉行業龍頭上市公司的掌門人,對於這種市場的價格變化更為敏感。 近日,新希望集團董事長劉永好表示,隨著國傢出臺一系列鼓勵政策,豬肉的產能正在恢復中。豬價現在逐步有下降趨勢,預計明年年中以後有逐步降到正常價格的可能,“豬肉自由”或將實現。 最新的豬肉價格走勢,似乎也在印證劉永好的觀點。9月27日,東方證券研究報告顯示,當周豬價 32.89 元/公斤,較上周下跌 6….

    新聞 2020-10-06
    0
  • 17年前楊麗萍為錢接演《射雕英雄傳》,意外成就“最美梅超風”

    “孔雀公主”楊麗萍是傢喻戶曉的舞蹈藝術傢,她一直在培養發掘新人舞蹈演員,為藝術做出瞭不小的貢獻。這麼仙氣的楊麗萍早年卻在《射雕英雄傳》中飾演女魔頭梅超風,這倒是令人沒想到。 張紀中版《射雕英雄傳》是2003年播出的劇,距離現在已經過去17年瞭。為梅超風選角時張紀中曾特別頭疼,因為這不是一個好角色,形象不好,長得也不好,演瞭有翻車風險,根本沒什麼人來試鏡。 後來張紀中產生瞭大膽的想法,他想請楊麗萍來塑造梅超風。接到邀約時,楊麗萍本想拒絕,…

    2020-07-19
    0
  • 肯尼迪、卡特、克林頓、奧巴馬四大傢族都出動瞭

    當地時間 8 月 18 日晚,美國民主黨正式提名前副總統喬·拜登為 2020 年總統候選人,拜登將於今年 11 月 3 日對陣現任總統唐納德·特朗普。 拜登和妻子吉爾。 當天,美國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進入第二天,當晚的主題是“領導力至關重要”。美國前總統吉米·卡特、前總統比爾·克林頓先後發聲支持拜登,前總統約翰·肯尼迪的女兒及外孫當天也發聲為拜登助力,再加上前一天前第一夫人米歇爾·奧巴馬發表演講支持拜登——至此,美國肯尼迪、卡特、克林頓、…

    2020-08-19
    0
  • Lend 從底部漲瞭100多倍,能否成為千倍幣?

    <span data-shimo-docs=\"[[20,"過去的一個周末,是一個瘋狂的時間。mstable代幣MTA上線,價格拍賣到1.99刀。對此,藍狐說,mstable將再次掀起Fomo的浪潮。","27:\\\\"13\\\\""],[20,"\\","24:\\\\"tjkh\\\\""],[…

    2020-07-20
    0
  • 大眾又添一“爆款”,從13.58萬跌至10.48萬,30天甩出10796輛

    提起大眾,大傢夥兒最先想起的是什麼?相信大部分人最先想起的或許就是大眾的轎車,從邁騰、帕薩特到朗逸、寶來、速騰、捷達、凌渡、桑塔納……均輕松月銷1萬+輛,可以說是完全碾壓兩田、日產。不過,伴隨著SUV車型越來越火爆,大眾開始轉變思路,最近兩年推出的探嶽、途嶽、探歌、探影成為大眾銷量的“增長點”。 尤其是今天咱們和大傢夥兒聊得這款車——大眾探歌,它在5月份狂甩10796輛,深受國人的青睞和支持。探歌為什麼這麼火爆呢?一方面得益於大眾的品牌…

    2020-07-20
    0

轉載請註明出處: 法國兩代華人用歌聲講述成長故事 - PUA台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