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摩耶更名“新瓶裝舊酒” 林建明能否跨過高利貸、暴力催收“高壓線”?

近日,薩摩耶金服公佈薩摩耶金服公佈品牌升級計劃,將啟用“薩摩耶數科”為全新品牌,並公佈“F·I·R·S·T”戰略。薩摩耶金服董事長林建明表示,科技對於金融的價值在於通過技術創新幫助金融機構降本增效,為金融行業智能化、互聯化、數字化的產業升級做出貢獻。

對此,市場有聲音稱,薩摩耶金服更名,或為沖擊科創板做準備。但在2019年315晚會被曝借探針盒子搜集消費者個人信息後,薩摩耶數科如今還存在著大量“暴力催收”、“高利貸”等投訴。現狀如何支撐野心,林建明的“數科路“或許並不好走。

IPO夢碎後 薩摩耶數科欲乘行業春風“再度崛起”

薩摩耶更名“新瓶裝舊酒” 林建明能否跨過高利貸、暴力催收“高壓線”?-圖1

天眼查資料顯示,薩摩耶數科成立於2015年5月,作為一傢以AI為驅動的金融數字科技公司,主要的產品是信用卡智能綜合信息服務平臺“省唄”,其董事長為林建明。

迄今為止,薩摩耶數科已完成5輪融資。其中,2016年4月,薩摩耶數科獲得來自達晨創投的A輪融資,隨後不久“阿裡十八羅漢”之一吳泳銘領銜的元璟資本和前騰訊高級執行副總裁吳宵光領銜的微光創投聯合投資瞭A+輪。

2018年9月,薩摩耶數科向資本市場發起沖擊,計劃赴美上市,但在2019年8月撤回瞭上市申請。彼時,市場上有聲音稱,薩摩耶數科取消IPO申請或許與互聯網金融整體環境不佳影響有關,而薩摩耶數科自身業務形態涉及的監管環境在當時也有變化。

尤其是2019年的315晚會,成為瞭刺向薩摩耶數科的利劍。2019年3月15日,央視315晚會曾曝光薩摩耶數科因違規收集用戶信息、且撥打騷擾電話推廣貸款產品。當時,薩摩耶數科為此成立專項調查小組,之後便回應稱:從未使用此類產品,而涉嫌人吳某某則是“紫康網絡”的員工,並非薩摩耶數科的員工。

一座高樓眼看就要倒下,但時間來到2020年,行業向好的跡象卻突然出現。平安消費金融、小米消費金融於今年上半年相繼開業,螞蟻集團、京東數科也於近日向資本市場發起沖擊,並取得瞭市場的期待與認可。而無一例外,這些公司都強調科技的含量。

在此之下,薩摩耶數科選擇更名,弱化“金融”成分,強化“科技”屬性。薩摩耶數科董事長林建明表示:“此次品牌升級,是薩摩耶數科在第二個五年開啟之時所完成的一次進化,也是一份通往更美好未來的地圖。未來薩摩耶數科將繼續加大在人工智能技術領域的投入,幫助金融機構提高效率、提升效益,用點滴努力,讓每一位用戶都感受到金融的溫暖。”

分析人士認為,在薩摩耶數科之前,螞蟻集團、京東數科作為優質樣本上市,對市場整體具有正面帶動效應,將提升科技板塊估值。薩摩耶數科更名不僅能夠有效地規避相關的監管風險,而且在行業大趨勢下,薩摩耶數科還能因為這個“科”字獲得更多的認可。在以金融沖擊資本市場失敗後,薩摩耶數科的下一步或許是以“科技”再次沖擊IPO。

暴力催收、高利貸投訴不斷 省唄觸碰法律監管“高壓線”

但轉型科技這條路對於金融公司來說並不好走,對於薩摩耶數科更是如此。

據薩摩耶數科此前遞交的招股書,2016年至2018年上半年,薩摩耶數科營收分別為5302萬元、2.4億元、2.3億元;2016年、2017年,薩摩耶數科累計虧損1.62億元,直到2018年上半年,薩摩耶數科才實現扭虧為盈,實現凈利潤2560萬元。

此外,招股書提到,近年來薩摩耶數科90天以上逾期率大幅攀升,由2016年的0.42%,上升至2017年的0.82%,2018年上半年為1.66%。

逾期率是衡量一傢金融公司的核心指標,逾期率的上升會大大影響企業的經營。近兩年,不知薩摩耶數科是否已經彌補瞭短板,而真相或許要等待薩摩耶數科再次沖擊IPO時才能揭曉。

但比財務數據更重要的,則是來自於用戶的投訴及法律風險。

薩摩耶更名“新瓶裝舊酒” 林建明能否跨過高利貸、暴力催收“高壓線”?-圖2

黑貓投訴、聚投訴顯示,關於薩摩耶數科旗下主要業務“省唄”的投訴已經超過6500條,其中“暴力催收”、“高利貸”、“騷擾”等字眼層出不窮。

薩摩耶更名“新瓶裝舊酒” 林建明能否跨過高利貸、暴力催收“高壓線”?-圖3

9月30日,用戶7490592273在黑貓投訴平臺投訴稱,在省唄平臺借款,逾期一天後,遭遇瞭工作人員一直打電話騷擾,聯系通訊錄的情況。該用戶認為,借唄存在著暴力催收的情況;9月30日,用戶Zong-L869反映稱,在結清省唄此前逾期帳單後,省唄還繼續發信息騷擾我朋友們,不斷打騷擾電話。

薩摩耶更名“新瓶裝舊酒” 林建明能否跨過高利貸、暴力催收“高壓線”?-圖4

同日,有匿名用戶反映稱,省唄收取利息高於國傢標準;9月28日,由用戶投訴稱,借唄引流的元寶盈未經同意強制下款,且三天利息高達1200元,實際借款金額僅有1800元。

去年10月21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聯合印發《關於辦理非法放貸刑事案件若幹問題的意見》,劍指非法放貸中的暴力催收問題,如今正在執行。

《意見》強調瞭高利貸的認定要以借款人實際借款金額來定,不管是咨詢費、管理費,還是逾期利息、違約金等提前扣除的費用,都要計入實際利率。《意見》中提到,將對超過36%實際年利率的非法放貸行為進行處罰。高利貸平臺如果強行索要債務,或雇傭他人非法催收,構成犯罪的,將被從重處罰。

2020年4月,有消息稱省唄已經全面退出瞭信用卡餘額代償業務。如今,在薩摩耶數科的官網上對省唄的介紹是:為用戶與第三方金融機構提供資金對接、信息撮合的服務平臺,省唄開始為用戶提供銀行助貸、信用報告檢測、保險類產品等業務。

自從2017年12月,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P2P網貸風險專項整治工作領導小組辦公室共同發佈瞭《關於規范整頓“現金貸”業務的通知》以來,網貸平臺的生存狀況一直堪憂。

雖然目前沒有關於“助貸”具體的監管措施,但這無疑是懸在薩摩耶數科頭頂的達摩克斯之劍,如若落下,或許是一擊必殺。而為違規貸款公司導流,薩摩耶數科無疑存在著較大的法律風險。在IPO失敗後,換上瞭新皮囊的薩摩耶數科,又該怎麼講科技故事,還有待林建明解答。

轉載請註明出處: 薩摩耶更名“新瓶裝舊酒” 林建明能否跨過高利貸、暴力催收“高壓線”? - PUA台灣